君子。小人。

最近一直在思考“君子”和“小人”这两个词应该怎么翻译成英文。 问了身边的人,主要答案如下: 君子=gentleman 小人=villain 这翻译对吗?本人觉得不对。此话怎讲? 先说这gentleman,指的是有文化教养的人,直接翻译就是温柔的男人。君子两字,包含着许多含义。“君”本身就包含着贵气,在封建时代指的是帝王,张开口发号施令的人。君子,贵族之子,在古时候也只有这批人才富有礼仪规范。儒家也提倡以君子为目标,成为具有高道德标准的人。 小人,平民也,贫民也。虽说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但不致于把小人当作坏人(villain)。君子与小人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许多故事把小人讲得如何不道德,干尽天下坏事,需被世人唾弃。小人,真的有那么坏吗?小人也过得不容易,就是新加坡人一样怕死、怕输、怕老婆、怕政府。 君子,爱名;小人,爱利。这四字是两天思考出来的结论。儒家教出来的所谓君子,特别是那些壮烈含冤“牺牲”的,都把流芳千古放在自身和家人的性命之上。说小人自私,难道君子就不自私吗?小人是对自己诚实,考虑到实质利益,做出最好的考量,难道这样做就是坏人吗?我读了许多故事,总觉得小人可能没故意害君子,很可能是君子有被害妄想症。 这时代,君子是一种理念,绝不是泡妞技巧,而是一种能抵抗诱惑保持廉正的理念。 这时代,是真小人的时代,不拼命,不机灵,难出头。 这时代,伪君子充斥的时代,人人扮清高,做的是十分恶心低贱之事。 哪个时代不是真小人的时代呢?小人,懂得审时度势,拿得起,放得下,活得久,活得好。君子,短命,死板。要做君子或小人都没问题,重要的是肚量,接受对方的存在,找出最好的共活之道。

东方美人

“台北都是这么灰的吗?”凭着无知,问当地人愚蠢的问题。灰色是我对台北的第一印象。 台北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。自小就认为台北是个摩登的城市,应该有好多高楼大厦,像香港新加坡一样。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,只看到许许多多褐色的就建筑物,一种没和时间一起进化的旧城市的感觉。 “运将师傅,我们在台北市了吗。”担心计程车司机走错路,问了一句。计程车司机非常确定地说这就是台北市,途中还指给我们看台北士府和台北101。司机说因为都改门欖高,要翻新城市并不容易。 进到酒店,终于找到我想像中台北的感觉,摩登、先进、好服务。由于是来公干,没什么机会到处走走,但酒店附近的新光三越已让我眼花缭乱。没机会逛街,台北小吃更没吃到,只好趁所有同事熟睡时,搭车去24小时营业的城品敦化书店(听说是把妹圣地之一)。 原本对城品书店充满期待的我,拿着购物篮准备大肆购书,结果只是买了两本杂志、一本小说、一本漫画书,太失望了。失望是因为书店的规模没想像中大(我就是对台北有崇高的想像),而卖的书绝大部分是翻译书,难道就没本土创作吗?只能说24小时的便利商店都有台湾味,怎么24小时的有的只是洋墨水。买的小说是李敖的《北京法源寺》,超过时的,但好书不怕时间的磨炼。买了一本《老夫子》漫画,打算送给同事的小孩,提高他学华语的兴趣。 小吃没吃到,大鱼大肉可没少。在饭局上,亏自己台湾新闻看得不少,还可以和当地人哈啦几句。聊聊就李敖到了去年迷上的茶叶—东方美人,此茶只出产于台湾,有种天然的蜂蜜香,金黄色的茶水,茶叶似乎充满神秘的色泽,那甘甜让人回味久久不能忘怀,色香味俱全的茶。 大概我说起东方美人的时候口沫横飞,第二天开会时对方公司特地为我准备了一杯东方美人,有种莫名的感动。喝茶时保持十分淡定,因为我的茶和其他高层不同,好像在偷情。 在台北的第三天,天晴,不再灰了,台北的阳光终于和我想像中的一样,送我离开台北。虽然外形不是最漂亮的,但充满内涵,耐时间的历练,就像被虫叮咬的东方美人一样久泡不黑,清新的味道。有机会还会回来的,毕竟东方美人是我的菜。

在航天局扫地的阿伯

“你太看轻自己的工作了。”好不留情地把我的想法说出来。 当一位同事抱怨他的工只是写报告和解决,我十分不同意他的看法。 我说:“你的工作范围多大,由你自个儿决定。你觉得你的工作只是写报告,那你永远也只是写报告的份。” 同事不认同,觉得已经没发展空间了。 很认真地,我教训他了起来:“不要小看报告,他可是帮人做商业决定的主要文件。你觉得自己没影响力吗?你要把自己的想法和百万点子巧妙地融入报告里,帮管理层做出最正确的决定。” 过后同事依旧报告只是报告,有一定的格式。太古板了!我可是坚信写作时要投入感情,就算是写报告和简报,都要把其生命写出来,这样才能发挥影响力。 不要太小看自己的工作,你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的努力。想起了一则故事,故事讲述一人参观美国航空航天局时看得一名清理人员正在扫地,就很好奇地问他:“你每天这么扫,不觉得无聊吗?” 清洁人员很客气地回答:“我的工作不是扫地,而是为了能成功发射火箭尽一份力。”

写与删

写了,删了。删了,写了。删删写写,写写删删。想写的话都写出来了,不想给人看的话也都删了。算写过了吧。 什么时候开始对文字那么地珍惜呢?大概就是那晚开始的吧。 还记得那晚在电脑前敲字,接着电话响起,不详的预告不断从铃声传来。接了,听了,挂了,挂了,挂了。第一挂,她挂了。第二挂,电话挂了。第三挂,我哭挂了。此时,我牵挂了,同时挂上失眠这科。 过后开始接触三毛,爱上了书里的她,恋上了她的文字。那大概只是单恋,不论感觉再怎样强烈,我都不会有三毛的气魄去流浪。流浪过三毛的世界,李宗盛用他心灵的历练来震撼我。这些人真的太强了,不到一个境界是体会不到他们的强。 原本该回国的,却留下了。公司搬迁了,同事跳槽了。没升职,却聘请人了。一年,还真的可以发生很多事。那么多的一年过去了,那么多件事也发生了,该记住的已记住,已忘记的就潜意识地当作没发生过。 同年龄的人啊,你们都在做些什么?一些人已让人望尘莫及,厉害。一些人还在浪费青春,可惜。一些人在奋斗着,挣扎啊。大家都有努力地活着吗?
wokamon

Wokamon让人流汗的宠物

看到标题不要以为Wokamon是什么冷门宠物,也不是皮卡秋的怪兽。 Wokamon是中国制造的儿童宠物游戏app。基本上Wokamon里的宠物都很丑,属于不知名外星人种类。 这款虚拟宠物游戏结合计步器,要求宠物的主人走动以维持宠物的生命和成长。Wokamon也可以与时下流行的穿戴运动器结合运用,例如Fitbit、Moves之类的。
moss_graffiti

苔藓涂鸦

总幻想着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店面,所以时常观察其他人怎么装饰店家。在The Bored Ninja看到即环保又酷的涂鸦方式——青苔涂鸦。 所需要的是材料: 青苔(差不多三把) 搅拌机 700毫升的温水 120毫升酪乳 2茶匙园艺用保水凝胶 水桶 刷 喷洒器 第一步:把苔藓和温水倒进搅拌器里。 第二步:加入2茶匙园艺用保水凝胶。...
author-give-or-no-give

作者 送书或不送书

对于作者是否应该送书,我想每个人都持有不同的意见。 一本书的创作和编辑是作者和出版社的努力成果,购书固然是对付出者的回馈方式,然而就是有些人就算不读,也是会厚着脸皮索取免费书,是一种没有诚意的捧场。 本人出版了两本完全不红的儿童书,对于送书这件事并不觉得太在意,如果友人要球(注意,一定要是友人),二话不说就会送,如果手头上没书的话,就会掏腰包向出版社买(偶尔懒惰的话会去书店买,反正货多的是)。虽然每次送书时,有人还是坚持要付我钱,但我坚持不收。为何我不鼓励朋友去书店买我的书,或透过我直接和出版社买呢? 我的理由很简单。第一,我不靠写书维生,而且自掏腰包都是用稿费买的,自给自足。第二,我要请客当然是我请,哪有跟人说我要请你吃饭,还要别人请客的道理?